曾國藩:人有三”貴”

一貴“恒”

曾國藩說:“蓋士人讀書,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識,第三要有恆。有志則斷不甘為下流;有識則知學問無窮,不敢以一得自足,如河泊之觀海,如牛蛙之窺天,皆無識者也;有恆則斷無不成之事。此三者缺一不可。”在這三者之中,曾國藩特別看重有恆。在給兒子曾紀澤的家書中,曾國藩就談到“人生惟有常是第一美德。”常者,恒也。“學問之道無窮,而總以為有恆為主。”做到有恆,既是易事,又是難事。說易,因為人人可以做到。說難就在於難堅持,堅持幾天可以,支持幾個月就難了,堅持幾年、十幾年,一輩子更難了。

Continue reading “曾國藩:人有三”貴””

累死你的不是工作,而是工作方式

《浪潮之巔》的作者吳軍,在《得到》專欄裡,提及了Google剛進中國時候的一件事。剛開始,Google總部對中國研發團隊的評價非常低,因為“出工不出活兒”,北京的三四個工程師都抵不上Google總部的一個工程師。

後來吳軍幫忙分析了原因,他發現,那些工程師都不善於找到最重要的工作並優先完成它們。中國研發團隊裡,所有的工程師都是新人,沒有人告訴他們該如何工作,而在Google總部,新員工只是一小部分,所以很容易在有經驗的員工帶動下快速掌握工作技能。

之後兩年,Google總部的工程師陸續來中國説明團隊梳理工作方式,而中國團隊也會去Google總部交流,這種情況就得到了改善,中國研發團隊也最終得到了總部的認可。

Continue reading “累死你的不是工作,而是工作方式”

財務狀況

“富人之所以越來越富有而且越來越悠閒,是因為不論他們休息還是工作的時候他們的資產都在幫他們大把大把的賺錢。他們不論工作還是休息的時候,身邊都是同樣對資產有敏銳眼光的夥伴在給他們豐富的機會。”

嘿嘿~要是你不瞭解什麼是收入表(損益表)和資產負債表 ,就請點擊這兒吧!

現在呢~讓我利用財務報表來解釋一下幾種現金流(cashflow)。

 

以下現金流向圖顯示我本尊當下財務狀況:窮人、剛起步年輕人、大學畢業生現金流向圖

P/s:我想說的是:圖中的箭頭方向表明了現金的流動或“現金流量”。數位本身意義不大,正如文字本身意義不大一樣,重要的是數位或文字所要表述的東西。在財務報告中,讀數字是為了發現情況、瞭解流向,即錢在向哪兒流。

 

下面是一個中產階級的現金流向圖:

中產階級的問題從這張圖中體現的格外明顯。社會中,高級白領、高級工程師、企業高管、小企業主都屬於這個階級。這些擁有非常令人羡慕工作的人,為什麼往往受到比窮人更大的財務困擾呢?最初我的理解就是因為他們高進高出,掙得多,開銷也大。但這只是表面的問題。看懂了現金流向圖我們能發現具體是什麼問題造成財務狀況緊張的狀況。

詳細來說明,其實問題不是這些人收入高,花費不節制。而是因為他們沒有分清資產和負債。

中產階級具有較高的收入,因此購買力相對窮人高很多,而中產階級受的教育也普遍高於窮人,因此他們很清楚多出來的資金要用於投資。

一旦開始投資,問題就開始了。雖然中產階級有較好的職業教育基礎,但是普遍財務教育基礎很低。簡單的說就是打工賺錢的“博士生”,理財投資的“小學生”。

他們由於財務教育不足,往往將工資積蓄投入到看似資產的負債當中。這種投資帶來最明顯的問題就是資金的浪費,使得這些人沒錢投入到真正的資產中。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買房買車。很多年輕人在步入中產階級的時候最迫不及待做的事情就是買房買車。他們覺得有房有車就顯得很有“資產”,並且受到周圍人的矚目與稱讚。殊不知這兩樣東西往往是一個中產階級人生中“老鼠賽跑”的“起跑線”,很可能要花去一生都擺脫不了的最大的負債。

而我最想要達到和夢寐以求的現金流向圖就是它!:富人現金流向圖

以我個人經驗:資產就是你的被動收入主要源頭!是達到財務自由的最大挑戰!!要怎麼樣執行呢?我的方案如下:

富人在成為富人之前(比如我,呵呵),也是有工資收入的,這樣的收入最初也很難維繼生活。

我認為身為一個富人,他、她必須清楚什麼是資產,什麼是負債。

我一定要等待機會(一拿到薪水就把50%的薪水存起來!),把有限的資金投入到資產項中。

我本身非常清楚工資不是長久之計,資產的收入才能持久穩定。

從窮人到中產階級的過程是漫長的,但是我本身始終堅持投資在資產項中。專心尋找真正的資產來投資吧~俗語說:“沒付出,哪會有收穫叻?!”

我相信慢慢的,資產項帶來的收入達到中產階級的水準,本大爺就可以放棄工資收入咯!(我相信能做到!)成為富人的好日子來咯~比起中產階級人士,我本身擁有更明確的財務計畫,我和那些想自由的人士在經過之前從窮人到中產階級的投資訓練,擁有更加敏銳的眼光找到真正值得投資的資產,回避一切“看似資產的負債”。

很快我們這群“富人”就會利用中產階級水準的資產收入,購買到大型的資產,產生足夠一個富人掌控的現金流,最終成為真正的富人。

有些朋友可能會問,富人不是有更大更豪華的房子、更奢侈的車麼?難道這些不是大的負債麼?其實富人也有負債,甚至是很大的負債,比如遊艇、私人飛機。但是富人首先支付自己,投資給自己的資產,一旦資產足夠大,產生的現金流足夠多的時候,他們才會利用資產收入去買一些負債。

 

俗語說:“簡單就好!雖然所有這些圖表都顯得過於簡化,但每個都有生活支出如吃、住、穿的費用等等。這些圖表顯示了窮人、中產階級、富人一生的現金流。正是現金流說明了問題,即現金流說明了一個人是怎樣處理他已經到手的錢的。

 

有錢又有什麼用途呢?更多的錢往往不能解決問題,實際上它可能使問題變得更加嚴重。錢常常使我們人性中的弱點顯露,錢不能掩蓋我們的無知。這就是為什麼經常有些人在忽然得到一大筆意外之財,比如遺產、加薪或中彩之後,卻又很快失去的原因——甚至有些人會比他得到那些錢之前的財務狀況更糟。錢只是使你頭腦中的現金流向圖的流向更加明顯,如果你的現金流向圖是把收入都花掉,那麼最可能的結果是增加了收入的同時也增加了支出。正所謂:“錢愚弄人”。

管理者的困境:放權或者崩潰

編者按:原文作者Dreck Sivers是CD Baby網站的創始人,CD Baby是全球最大銷售獨立音樂人CD的網站。Dreck自己也是一名音樂人。他榮獲2003年“全球技術獎”,被《時尚先生》雜誌評為全美年度“最傑出和最睿智”封面人物。

大多數管理者都會陷入放權的困境。你很忙,每件事都要親力親為。你很清楚自己需要別人幫忙,但你沒有足夠的時間尋找並培訓別人來幫你。所以,你更加努力地工作,直到自己崩潰。

下面這個故事講述了我如何放權。

2001年,CD Baby成立三周年。我已有8名員工,但所有其他事情仍然需要我自己做。每週7天,從上午7點工作到晚上10點,自己仍然要經手每件事情。

每隔5分鐘,就會有員工向我請示:

  • “Derek,有個傢伙想修改網站上已經存在的相冊,我該怎麼跟他說呢?”
  • “Derek,我們可以接受電匯作為一種支付方式嗎?”
  • “Derek,有個人今天下了兩個訂單,他想知道我們可不可以給他一起郵寄過去,並且把節省的郵費給他退回去?”

如果整天不停地回答問題,那麼什麼事也做不成。我感覺我好像是每天去上班,然後在過道裏坐著,全職回答員工的問題。

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我不再去辦公室,並且關掉了手機。隨即,我意識到自己正在逃避問題,而不是去解決問題。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要不然就壞了。

經過一夜的反思,我最終在思想上接受放權。

我必須放權,我不是我公司的必需品,沒有我,我的團隊照樣也可以經營公司。

第二天,我一進門,有人就請示我,“Derek,我們昨天收到了一個客戶送來的CD,但他今天改變了主意,他想讓我們退回他的CD。我們給他郵寄了回去,但他又問我們能不能退還他的安裝費用,因為他從未登錄過網站。”
這一次,我並沒有僅僅回答了他的問題,而是把大家都召集起來。

我給大家解釋了事情的經過,和需要解決的問題。我回答了問題,但更重要的是,我解釋了自己思考的過程和回答背後的理念。

“是的,我給他全額退款了。這樣,我們會受到一點損失。但是,最重要的是經常做一些能讓顧客高興的事,只要不過分就行。像這樣一個小小的表示對我們大有裨益,他可能會因此告訴他的朋友們,我們是一家不錯的公司。每個人都要記住,幫助音樂愛好者是我們的首要目標,利潤是其次。你們將來可以根據這條準則來自己做決定,我會完全同意。做那些能讓他們高興的事。要確保每個跟我們做生意的人都會滿意而歸。”

我一一問了每個人,確保他們都理解我的回答。

我讓一位員工起草一本手冊,把這種情況的處理方式記錄下來,並附上解決這種問題的理念。

然後,每個人都回去工作了。

十分鐘之後,新的問題,相同的過程:

  • 1. 召集所有人
  • 2. 回答問題,解釋理念
  • 3. 確保每個人都理解整個過程
  • 4. 讓一名員工把這條記錄在冊
  • 5. 讓他們知道,下次沒有我他們也可以這樣處理問題

2個月之後,沒有員工請示了。

然後我想員工們展示了事情的最後一部分,也就是我自己的工作。作為學習的一部分,他們也需要把這個記錄在冊,然後給其他人看(由教而學)。

現在,公司完全不需要我了。我開始在家裏工作,不再去辦公室了。我甚至教過他們我關於雇傭新員工的思考過程和理念。所以,有兩個新員工是完全由他們發現、面試、雇傭以及培訓的。他們用那本手冊來讓每個新員工理解這種理念以及它的歷史,並且知道怎麼自己做決定。我每週去視察一次,確保一切正常。確實一切正常,他們甚至都沒有什麼事情向我請示。

因為業務由我的團隊負責運作,我可以心無旁騖地改進業務。我去了加利福尼亞,只是弄清楚事情由他們運作。

我現在仍然每天工作12個小時,但是,我把所有時間都花在業務改進、優化以及創新上。對我來說,這才是最有趣的事情。這是在玩,不是工作。

我放權之後,公司市值在四年裏從一百萬增長到兩千萬。管理者和企業家之間有很大的不同。作為管理者你會感覺很自由,直到你意識到如果自己不工作,公司就會倒閉。

要成為一名真正的企業家,你要確保自己能夠離開一年,而當你回來時,你的公司比你離開時運營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