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人有三”貴”

一貴“恒”

曾國藩說:“蓋士人讀書,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識,第三要有恆。有志則斷不甘為下流;有識則知學問無窮,不敢以一得自足,如河泊之觀海,如牛蛙之窺天,皆無識者也;有恆則斷無不成之事。此三者缺一不可。”在這三者之中,曾國藩特別看重有恆。在給兒子曾紀澤的家書中,曾國藩就談到“人生惟有常是第一美德。”常者,恒也。“學問之道無窮,而總以為有恆為主。”做到有恆,既是易事,又是難事。說易,因為人人可以做到。說難就在於難堅持,堅持幾天可以,支持幾個月就難了,堅持幾年、十幾年,一輩子更難了。

毛澤東也曾說這個這麼一句話:“一個人做好事不難,難得一輩子做好事。”曾國藩結合自己的讀書的感悟,對兒子說:“年無分老少,事無分難易,但行之有恆,自如種樹蓄養,日見其大而不覺耳。”因此,他反復要求弟弟以及自己的晚輩們要做到“看、讀、寫、作,四者每日不可缺一。”曾國藩不僅要求家人這麼做,自己更是以身作則,曾氏家族後來人才輩出,與曾國藩言傳身教有很大關係。

二貴“勤”

關於曾國藩讀書有一個耳熟能詳的故事,據說曾國藩小時候的天賦卻並不高。有一天夜裡他在家讀書,對一篇文章不知道重讀了多少遍,還是沒有能夠背下來。這時候他家裡來了一個賊,潛伏在他的屋簷下,賊想等讀書愉睡覺後撈點好處。可是等啊等啊,就是不見他睡覺,還是翻來覆去地誦讀那篇文章。賊實在忍無可忍,推門進去說:“這種水準還讀什麼書?”然後將那文章背誦一遍,揚長而去。由這個故事可見曾國藩之勤奮苦讀。

三貴“專”

曾國藩在家書中經常告誡弟弟和晚輩們讀書要專,“窮經必專一經,不可泛騖。”是曾國藩讀書的準則。他更是總結出來一套讀書方法:“一句不通,不看下句;今日不通,明日再讀;今年不精,蝗年再讀:此所謂耐也。讀史這法,莫妙於設身處地。每看一處,如我便與當時之人或辭笑語於其間。不必人人皆能記也,但記一人,則恍如接其人;不必事事皆能記也,但記一事,則恍如親其事。經以窮理,史以考事,舍此二者,更別無學矣。若夫經史而外,諸子百家,汗牛充棟。或欲閱之,但當讀一人之專集,不當東翻西閱。如讀《昌黎集》,則目之所以見耳之所聞無非昌黎,以為天地間除《昌黎集》而外更別無書也。此一集未讀完,斷斷不換他集,亦專字訣也。”曾國藩從讀經、讀史、讀詩三個方面闡明讀書要“專”的道理,可以說這是讀書的精要所在,值得我們每一個讀書人學習和運用。

看一個人讀書,就可以知其為人與做事,曾國藩的讀書之道其實也是他為人與做事之道,因為有了“恒、勤、專“這三股精神,曾國藩不僅在學問上不斷長進,在仕途上也是步步高升。現代人習慣懷抱一些所謂的成功學,以為就可以找到成功的捷徑,其實不妨學習曾國藩“三貴”,或許成功離我們並不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