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最大機房癱瘓 全球互聯遭尷尬

台灣南部海域的一場地震,讓人類在自詡的「全球互聯」夢想面前的尷尬,暴露無疑。

成千上萬的互聯網用戶無法正常訪問國外網站;MSN用戶則展開了屢敗屢戰的登陸戰;還有更加焦心的軟件在線外包商們——跟美國客戶的在線交流一下子就斷了。

地震是飛來橫禍,而互聯網的脆弱並不僅僅來自於類似的天災。被稱為亞洲最大機房的北京宜莊機房,則慘遭黑客攻擊所帶來的人禍。

其實,我們要做的事情還很多。

黑客至少同時調集了2萬台機器對北京宜莊機房同時進行攻擊

一個網站的逃亡日記

12月4日,微客網被IDG評為「中國最具創新網站」,但微客網創始人、總裁康錄發的興奮未能持續24小時。

12月5日,微客網開始遭遇黑客攻擊,「開始是登陸速度變慢,最後是完全無法登陸」,隨後該公司的業務陷入停頓狀態。

在網站受到惡意攻擊後,康錄發向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技術處理協調中心(簡稱CNCERT/CC)報告了相關情況。

CNCERT/CC隸屬 信息產業部互聯網應急處理協調辦公室,負責協調國內各計算機網絡安全事件應急小組(CERT),共同處理國家公共互聯網上的安全緊急事件。

而在接下來的二十多天裡,微客網開始四處流浪,尋求托管網站。

據瞭解,當時,微客網的服務器托管於北京電信通公司,其機房位於北京國貿附近的惠普大廈。

接下來的幾天,微客網遭受黑客攻擊的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12月8號,瞬間攻擊流量超過了3G(北京電信通機房全部帶寬為4G)。這不僅造成了微客網服務器的中斷,北京電信通的其他服務器同時受到了攻擊,整個機房陷入間歇性癱瘓狀態。

當天,通過服務器代理商,微客網將其服務器交由光環新網托管。光環新網的機房位於北京東直門。很快,微客網再次受到攻擊,同時,隨著攻擊流量暴漲,機房內的其他服務器也受到攻擊。

隨後,微客網的服務器又選擇了鐵通的機房。鐵通機房的整體帶寬為2G,然後類似情況再次發生。微客網於是接著逃離。但結局總是一樣——網站很快被黑客攻擊,並且很快殃及機房內的其他服務器。

對於網站四處逃亡,卻無法逃脫黑客攻擊的原因,CNCERT/CC有關負責人張旭對記者表示,「服務器更換托管機房後,儘管網站IP隨之發生變化,但黑客登陸之後就會查出新的IP地址,然後對新的IP進行流量攻擊,新的機房跟著遭殃。

12月18日,康錄發通過代理商找到了亞洲最大的機房——網通旗下的北京宜莊機房,要求托管服務器。後者以「你的網站正在被攻擊」為由,拒絕了康錄發的托管請求。

「機房本身也在深受黑客攻擊之苦。」知情人士對記者表示,其實這是北京宜莊機房拒絕康錄發的另一個原因。

亞洲最大機房遭遇攻擊

「對不起,你的網站曾經被攻擊,我們機房無法為您提供托管服務。」12月27日,一家視頻博客網站的老總,通過代理商試圖將服務器托管於北京宜莊機房時,同樣遭到了拒絕。

「實際上,正受到攻擊的服務器或曾經受到攻擊的服務器經常無法找到托管的機房。這是因為,機房擔心被攻擊的服務器一旦在自己的機房托管,會連累機房內的其他服務器受到攻擊。」該博客網站老總無奈地對記者說。

據瞭解,針對北京宜莊機房的最猖狂攻擊,發生在12月20日。當天,最高攻擊流量超過12G,而北京宜莊機房的帶寬約為7G,這造成了北京宜莊機房的間歇性癱瘓。

當天,CNCERT/CC就接到了北京宜莊機房的報告:因為黑客攻擊,請求CNCERT/CC協助進行調查。

CNCERT/CC預估,黑客此次至少同時調集了2萬台機器對北京宜莊機房進行攻擊,這被CNCERT/CC稱為有史以來最大的黑客攻擊案。

張旭表示,CNCERT/CC對這類事件進行協調處理的程序如下:對攻擊日誌進行分析、查看進行攻擊的IP地址、協調此IP地址上的終端用戶、查取攻擊樣本。其中,特別是對那些攻擊流量大的終端進行詳查。
此次台灣地震也幾乎震斷了西安炎興與其美國客戶的聯繫。

據陳剛介紹,西安炎興的業務主要分兩類:一種是在線的BPO業務,一種是離線業務。前者由於高度依賴互聯網上的即時溝通,在此次地震中受影響很大。後者 主要是通過互聯網下載到本機或是用光盤等存諸設備快遞到中國,在中國處理好後,再通過互聯網進行交付的業務。離線業務的交付週期一般是1周或是2周,其目 前所受的影響不大。

但是,陳剛對記者表示,由於電信運營商稱,受損光纜的修復工作可能需要兩到三周時間,所以也不排除離線業務受到影響,「屆時可能仍然無法按期向美國客戶交貨」。

「如果再不採取相關措施,中國正快速發展的軟件外包業,將受到嚴重影響。」陳剛頗為憂慮。

持相同觀點的還有Gartner中國區主管洪剛。12月28日,正在美國出差的洪剛在電話中向記者透露:「國內網站的速度極慢,新浪無法登陸,MSN上也幾乎看不到中國的同事或商業夥伴。」

備份通道

「這樣的天災每年都會有,解決的方法就是建設備份通道,比如通過衛星進行傳輸。」陳剛對記者表示,印度在這方面就做得比較好,「中國如果不在這方面有所突破,那麼就無法跟印度進行競爭」。

中國軟件行業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胡昆山此前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認為,中國與印度相比,中國的基礎設施,如高速公路建設、電力等,至少比印度領先了20年。

不過,陳剛認為,在信息社會,信息高速公路的建設更為重要。

「印度為發展軟件外包業務,早就為班加羅爾開通了國際衛星通道,當印度洋發生地震或是海嘯時,印度的海底光纜一旦受到影響,數據就可以通過衛星備份通道進行傳輸,一點也不影響業務進展。」陳剛說。

據透露,今年5月,國家商務部外資司司長李志群視察西安軟件園時,包括西安軟件園園區的負責人和一些企業負責人,都向其提出了開通衛星通道的問題。

此外,西安炎興還曾聯合西安軟件園內的其他企業遊說國家相關部委,希望落實衛星通道的建設。

記者還從大連華信、大連東軟等軟件外包企業瞭解到,這些企業也曾向商務部提交過類似請求。

不過,截至目前,尚未有任何措施出台。

「開通國際衛星通道並不只由商務部說了算,還涉及到多個部委,除了經濟因素外,還有安全方面的考慮。」知情人士對記者表示。

消息人士透露,此前,相關部委曾提出兩項備選方案:其一是不通過國際衛星的通道,而是通過中國廣播電視衛星的通道;其二是開通國際衛星通道,但傳入、傳出的數據必須在中國分別位於北京、上海、廣州的三個數據出口中心落地,對傳入、傳出信息進行過濾。

「在第一個方案中,中國廣播電視衛星的通道要價太高;第二個方案會增加數據傳輸成本並降低速度。」上述消息人士表示,最終兩個方案都沒有成行。

QQ舊號復活:MSN服務器仍沒打算搬到中國

「你看到我在MSN上發給你的留言了嗎?」2006年12月27日,6688.com總裁王峻濤見記者的MSN長時間沒有回復,又從QQ上發來信息。

至少有三年,記者與王峻濤這類「互聯網商務人士」的即時交流,是通過MSN,而不是Q Q了。但由於台灣地震,王峻濤重新開始啟用QQ號。

重新開始使用Q Q號的並不只王峻濤一人。騰訊公關部夏暘告訴記者,上海、北京兩地許多長時間沒有使用的QQ賬號,在27號這天重新被啟動,「當天,Q Q同時在線人數比平時多出幾十萬」。

MSN中國緊急應對

「12月27日,我們接到MSN用戶的反饋,稱MSN無法登陸或登陸速度緩慢,公司技術部門隨後配合用戶進行檢測,最後確認MSN自身沒有技術問題,無 法登陸是由於台灣地震引起的。」MSN的新聞發言人馮光順對記者表示,對於這種「天災人禍」,MSN對用戶也是愛莫能助。

在此之前,剛剛接手MSN中國業務的微軟在線服務集團大中華區總經理莊愛克,宣佈了其對MSN中國的新思路——「一站式」娛樂。

所謂「一站式」娛樂,即用戶只要登錄Windows Live就能完成所有互聯網服務體驗,包括門戶內容、郵箱等,而第三方軟件開發商可基於Live平台接口,開發各種應用軟件,來滿足互聯網用戶的生活需求。

「MSN的內容將無所不包,如門戶服務、郵件、搜索、即時通訊、無線增值等。」莊愛克說。

互聯網分析人士認為,這實際上是向QQ學習。QQ從單純的即時通訊工具,發展到郵件、遊戲、電子商務、寵物的互聯網生活體系,不斷地從「免費」的商業模式中實現了「圈錢」的目的。

「MSN在中國擁有2700多萬即時通訊用戶,在此基礎上學習騰訊,成功的可能相當大。」上述互聯網分析人士說。

不過,由於服務器沒有放在中國,MSN顯然在此次台灣地震中成為受害者。對於坊間的議論,馮光順對記者稱,「還沒有聽到要將服務器搬往中國的消息。」

復活的QQ舊號

不過,台灣地震對於植根於中國的本土即時通訊商來說,卻是另一番意味。

12月27日全天,騰訊的宋暘幾乎全都盯著QQ的流量變化,「騰訊晚間同時在線人數約為2000多萬人,下午接近2000萬人,上午則接近1800萬人。」

讓宋暘高興的是,一些平時屏蔽QQ端口的企業,也開啟了QQ端口,以北京、上海兩地最為明顯。

CNNIC的報告顯示,在北京、上海兩地,有超過50%的商務人士優先選擇使用MSN,而在上海、北京之外的地方,則有超過70%的優先選擇使用QQ。

宋暘預計,由於台灣地震的原因,會有更多的企業重啟QQ端口。

分析人士認為,如果台灣地震持續影響用戶體驗,將有更多的MSN用戶選重啟QQ。

不過,宋暘與馮光順的觀點一致,認為台灣地震的影響是短期的,長期發展得看公司的提供產品質量及服務質量。

宋暘認為,除了本土服務器帶來的優勢外,騰訊更瞭解本地用戶的需求,如離線留言、傳輸大容量文件、群組功能等。